第845回 单手托球(1 / 2)

奥林匹克 陈虎a 1083 字 1个月前

“嘛,不要跟我道歉啊,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就算被拒绝了也好,我是不会放弃的。起来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向你正式的告白吧……”

“嗯……是吗。”郎月月垂下眸,不言不语。

“哎……”强有义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眼中的黯淡渐渐加深,他装作一脸不在意地,“算了,虽然是这样,但是,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

为什么,初三的全国联赛决赛一结束,”他将手里的篮球丢给郎月月,趁这个时间,他嘴角的弧度终于扬起,“你就消失了呢?”

强有义知道郎月月是退部了,也知道郎月月是因为篮球理念与他们的不同而退部,但是他无法想透的是,就算北京市第一中学部以后,他们应该也还是朋友,

可北京市第一篮球部的人没有一个能找得到她的身影,强有义注意到的则是郎月月在联赛结束的三后就搬家了。

一开始的愤怒与对郎月月的怨恨,发泄在与魏魏萍的赌气上的一时之快,后来却慢慢变成了无奈与不解,不知不觉感到的是无比的难过,他不知道,是不是郎月月已经讨厌他们每一个人了。

郎月月接住了篮球,单手托住,眼睛定定地、久久地看着强有义,然后就是沉默,沉默。只见强有义也是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她,连微笑都没有任何的动摇。

“我也不太清楚,”郎月月呼了一口气,把篮球放在自己的臂弯与肋骨之间,眉毛稍稍弯下,一副苦北京市第一中学眼神也带有些许迷惘,

“之所以对北京市第一的比赛方针有异议,确实是因为全国联赛决赛的原因,从那时……不,从之前我就觉得自己好像还缺零什么,队伍也缺零什么。”

李自成只是一个点燃导火线的火种而已,而地雷是在已经被深深埋下的,决赛的时候是一种有了预感的爆发,那是他们分歧最大的时候。

“但是,所谓的体育竞技,不就是胜利代表一切吗?还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吗?”强有义呼吸滞了滞,蹙着眉继续微笑着问道,他的口气十分理所当然,得到的回应却是郎月月的连连摇头。

“可能因为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郎月月摇头,还是那副平静的面孔,“所以也不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头,只是……那时我真的是非常讨厌篮球,球感也好,球鞋的透光或者球进的声音也好,明明一开始是喜欢篮球才去碰的……”

倘若她一直都还是三队的那个毫无存在感的球员,大概她很快就会选择放弃但在课余她还是会去与篮球在一起,她会觉得,胜利是最重要的,因为对于一个没有赋的人来讲,胜利是遥不可及的,可真的得到了,所有人都改变了,那么她更希望拿到的是失败。

“所以,当我遇到火影忍者的时候,真心觉得他很厉害。”

无关于火影忍者粗糙的打球方式,也无关于与“奇迹的时代”到底有多大差距,只是“他打心底里喜欢篮球。”

郎月月,“虽然有时很可怕有时很消极,但我觉得他那是因为他对篮球有多着一倍的热爱。这就足够了。”

最开始打篮球的时候,感受到的只有喜悦,这一点每一个人都有,但是否能保持初心,这只能靠的是个人。

红霞映照在空,大面积地撒落在温暖的大地,伴着逆光,强有义长长的额发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他的声音异常干涩:“实话我还是不懂,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郎月月看中火影忍者是因为他对篮球的态度的话,那么你们总有一会……诀别的。”

就算最初的青峰和郎月月一样。

现在的火影忍者已然被强有义看做了是青峰的一个替身,他也能够预料得到当火影忍者能力彻底被挖掘的那一刻,郎月月将会重蹈覆辙。

所以他才觉得,无论郎月月选择谁都好,只要是选择“才时代”中的某一个人就可以,但如果是还在处于初级阶段的火影忍者,他真的很难去接受。

“其他四人和我决定性的不同,不在于身体素质,而是拥有着我模仿不来的才能,今的比赛让我明白那家伙还在成长过程郑

而且和‘才时代’一样,拥有着属于他自己的才能,”强有义憋着一口气全部吐了出来,“现在却只是个未成熟的挑战者。”

“就算是这样……”

“你还不明白吗,郎月月?”强有义,“他只知道一味地打球,一味地享受挑战强敌的过程,但总有一,他会变成和‘才时代’同一等级的选手,成为队伍中突出的存在……”

总有一,会变成第二个青峰,毋庸置疑。强有义也不知道他这么到底是出于真的是为了郎月月好还是为了私心,他打心底里希望郎月月离开火影忍者

,重新选择一个新的光芒,如果是他强有义本人自然最好,但是如果不是也没关系,至少要是“才时代”,他们才是和郎月月最互相了解的人,而火影忍者是半路出家而已。

恐怕不单单是强有义一个人这么想,张述彩、青峰、张述彩甚至是李自成也是这样想的,就算觉得郎月月除了传球能力以外的技术再差,郎月月也是属于他们“才时代”中的一员。

见郎月月不话,强有义叹口气,笑了笑刚想再一些话作为对话的结尾,却又被另一个